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黄冈亚博体育平台官网 > 本地

高雅的“农民工”:戏曲 你还能够走多远?

来源:黄冈新视窗网     编辑:陈申    时间:2017-11-14 10:38:43   文章已被浏览:

  (作者:黄州区青年黄梅戏剧团 李文杰)


微信图片_20171113081717.jpg


  戏曲,是现代社会关注度较低的话题。


  有些领导或者专家或者戏曲狂热者,会出离愤怒地问:剧场满满的、乡村舞台满满的,怎么说关注度低了?戏曲“三进”(进学校、进社区、进农村)现在不是正如火如荼的搞着吗?送戏下乡不是也正在兑现政府的承诺吗?央视十一套不也是每天呈现各个剧种日新月异的发展吗?


  对,对,对,论点很有力,论据很丰富。现在,戏曲还是百花齐放的。就拿国家艺术基金来讲,每年各个剧种大量投入、四处巡演,比以前无论从重视程度还是资金投入都有了质的飞跃。


微信图片_20171113081713.jpg


  可静下心来细数。台下的观众是不是还是白发多于黑发?是不是还是凑热闹的多于真热爱的?有多少观众只是为了消遣,而没有走入剧种内部?是因剧种而爱剧目,而不是因剧目结识剧种?


  有些戏走了一些地方,有些角儿拿了一些奖。于是媒体纷纷然报道,长篇大论赞其艺术成就,唱其超越历史性的成就,这个戏成了一个省市的代言,全国范围内一提某个剧种,观众只知道那个戏,只知道那个人,似乎那个戏、那个人成了剧种巅峰人物,真有一种“问今是何世,乃不知有汉,无论魏晋”的感觉。


  这是一种悲怆的自豪。


  戏曲,本应该是传统文化中伯牙和子期的“高山流水”的一枝。懂你者,知你者,可舍弃一切前程,为了这痛快敞亮只身一搏,就像齐如山之于梅兰芳,官运前程置之度外,竭尽生命和智慧去与这些人开创一个时代,打造一个从古到今再难觅的神话。


  那是故去的时代,风骨尚存。到了现在,这样的人不能说绝迹了,只能说是凤毛麟角,即使坚守下来,也会被冠以“二货”的雅称。


  从喜欢,到疯狂,对戏曲的热爱就像谈恋爱。但,最可悲的是到了都不能把她拥入怀抱,只能“付出,付出…”,用心里的愉快阿Q式的抚慰自己,相信很多年轻爱好者也都有同感。在一些非戏曲场合,提一提爱好都感觉自己另类,更别提谈论专业知识,身边大多数人看来--“就是一个疯子”。这份痴狂,只有在有限时间的个别场合才是一种幸福的荣耀。


  有时候,真的有一种担心:戏曲,到底能走多远?


  说是杞人忧天,也不完全是。就像现在,从观众来看,台下四十多岁的观众都被称为“小鬼”,二三十岁的就更是坐不满一排座儿了。


  戏曲用什么衡量?


  “座儿”


  台下观众就应该像韭菜一样,割了一茬又能起来一茬。现在了,如果超过五十以上不许入场,这剧种的尴尬真的无法用语言表达。


  有些电视节目一开场,镜头扫过的地方突然看到一个年轻人,真的让人兴奋半天。毛主席讲过“这个世界是我们的,终究是你们的。”这句话激励一代青年人豪情万丈,用稚嫩的臂膀托起了社会重担。所以,青年人是决定事业成败的。如果青年人不屑,甚至讨厌某个行业,那么这个行业必将是成为时代记忆,只能让我们作为一个话题去追思远古式的“想当年”。


  说到青年人,还有一个问题:部分功成名就的角儿们长期屹立在舞台,不给年轻演员经风雨、受锤炼的机会。


  有时候,美其名曰:为了演出效果,为了观众满意,为了团队品牌。曾经有一个老艺术家说过,“我都六七十了,辉煌过去了,现在让我再站在舞台中央,我自己都没有底气了。你想想,扑上粉一哆嗦都会掉渣,观众能爱见?”


  任何事业都需要代代传承,就是阶梯式的发展。不是说,你能唱你就一直唱,你能演就一直演,哪天你不行了,谁能当你的替身?现在收徒这么盛行,“师者,传道授业解惑”,除此之外要培养接班人,当了师傅再孤胆英雄一样冲锋陷阵,这徒弟收的有啥意思?


  总之,第一“年轻人没有信心,戏曲终究灭亡”。


  下来,直接说第二“领导不真重视,戏曲终究灭亡”。


  什么叫“真重视”?还有“假重视”?


  就像拆迁,领导不重视,推动不了,一旦上了议事日程,定了责任目标,有了图纸规划,这活儿干起来就不那么腻歪了。


  恩师曾经讲过一个笑话:一个外行领导到一个戏曲团当一把手,前台演出了,都是唱工戏,打鼓的和敲梆子的挥汗如雨,仔细一看,铙钹、马锣在那儿一动不动,领导上去“他俩快撅死呀,你俩一点动静没有吗?”于是锣鼓丁零当啷,这舞台分不清是铁匠炉子还是杂耍队伍,这是“关公战秦琼”的又一种“幽你一默”。


  希望领导们能够多进一进剧场,多关心关心演员的成长进步,给他们鼓鼓劲加加油,多解决一些制约剧种和剧团发展的瓶颈。有了领导的关心关怀,演出也会比以往更加给力,也会多一些追领导而不是追演员的观众。


  最后一个,“剧团的待遇得不到保障,戏曲必将灭亡”。


  这几天,天气进入了“烧烤模式”,可剧团却不得闲,正是旺季。观众裤衩背心都摇着蒲扇,演员们却在前台灯光的炙烤下里三层外三层包裹严实,而且还要游走在剧情和人物中,更甚者要翻腾跌扑做一些高难度的动作,想一想都觉得有些“变态”。散戏后,住宿一般在村庄的小学,伙食最多的就是面条馒头,家里老人无人照顾、小孩儿失管失控……


  可以说,就是一帮高雅的“农民工”。


微信图片_20171113081720.jpg


  接触过一些艺人,他们的艺术十分精湛,子女却没有一个继承衣钵,问其原因:不想让孩子们再接茬受罪。每天提文化自信,搞文化的都没有了自信,连最起码的基本标准都坚持不到最后了,怎么去向“高原”、“高峰”冲刺?一切的繁荣都是在解决了温饱问题上谈起的。饿着肚子坐着论道,那是“穷开心”、“瞎扯淡”。


  戏曲还能走多远?


  不只是留给每个专业院团的生存问题,还是留给行业管理的研究命题,与每一个在这块土地上生活的人息息相关,更关系到像我这样痴情于此的癫狂者的未来幸福……
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黄冈新视窗视频播放器加载中,请稍后...